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3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3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
2020-10-24 11:13:49 来源: 互联网

日前,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在多家第三方投诉平台遭遇自家“店主”投诉,称其“全国各地拉人头”,每人收取六千元至七千元加盟费,“目前平台瘫痪,退款无门,全国各地受骗的人很多,金额巨大”。

据投诉的“店主”提供的资料显示,“妈妈购”的会员加盟方式为“缴纳288元成为妈妈购‘PLUS会员’,再缴纳7000元就可加盟成为贝因美妈妈购‘星店店主’”,“店主”可通过发展下线会员、分销商品,来获得返利和收入分成。

中国网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仅黑猫投诉一家,涉及贝因美“妈妈购”的投诉就有69条,且投诉时间集中在今年的7月13日至7月17日,五天投诉量多达52条,而“已回复、已解决”的投诉仅有2条,剩余多达67条的投诉仍处于“未回复、未解决”的状态。

一位店主在投诉帖中称:“贝因美旗下妈妈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星店会费的名义,全国各地拉人头,每人6000~7000元不等收费,收费后没有做任何服务,现在平台瘫痪,我们的钱也不退,请有关部门给予调查,全国各地受骗的人很多,金额巨大”。

另一位店主称:“贝因美总裁谢宏亲自宣传贝因美妈妈购网红直播电商平台,现在所有人全部都知道上当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帮助我们,要回我们的血汗钱”。

还有店主称:“交了七千元后,所有的承诺与宣传都没落实,买东西发不了货,网红带货也没了,更有星店会员退不了款,最终收到了一个tcl的电视(这个电视当初他们承诺是用来投放门店或者在有人的地方安装进行网红直播带货的,收入归星店一部分),完全的诈骗,完全的拉人头传销”。

另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妈妈购”平台推广事务的委托公司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今年6月在“店主”群发布通知称,“由于主体公司‘妈妈购’打电话、发信息不回复,只好以个人身份赠与每位星店店主价值7900余元的3台机器,同时要求店主们签署‘解约协议’、‘承诺书’,要求店主们承认‘妈妈购’及合众千成公司‘再无任何关系’”。但这一要求遭到多数店主的拒绝,有店主表示,“所谓的机器连品牌都没有,就这样强制要求我们解约,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0]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1]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天眼查信息显示,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3日,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朱文利。记者注意到,该公司2020年5月29日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被胶州市市场监管局认定为“存在经营异常”。

中国网财经记者曾致电该公司进行采访,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天眼查信息显示,“妈妈购”的运营主体是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20日,法定代表人王昌军。公司共有三家股东,大股东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5%,二股东浙江星鹄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三股东珠海乐岽文化广告有限公司持股5%。公开资料显示,“妈妈购”曾在2018年获得过首轮融资,“投前估值12亿人民币”,但相关信息未披露投资金额和投资方,而工商登记信息也未显示公司有相关投融资记录。

天眼查同时显示,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今年9月已有两起诉讼被执行案件,执行金额分别为96942元和56420元。而相关法律诉讼还有23起,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多为被告身份,有部分案件,贝因美集团也被加为被告。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妈妈购”平台,接电工作人员表示,“妈妈购”确是贝因美集团旗下的,但目前已无法申请加入“妈妈购”星店,该工作人员并未说明无法申请加入的原因。

据报道,在今年8月之前,贝因美公司官网仍为“妈妈购”提供链接入口,用户可以通过点击该链接下载“妈妈购”app客户端,但至9月初,贝因美官网已悄然撤下“妈妈购”的入口。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2]
  贝因美官网“妈妈购”入口示意图

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联系人,对方表示,“妈妈购”属于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平台,与上市公司并无关联。

文章来源:中国网财经,版权为原创方所有,不代表本刊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 muso公链骗局: 马其顿DeFi公链-实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国人搞的盘子!!
  • 塔罗牌占卜骗局揭秘:赚钱多少靠“忽悠”程度!
  • 劣迹斑斑的浙江朗诗德,净水器销售模式有何猫腻?
  • 微派做任务挣钱靠谱吗?“微派”号称100多万会员,典型的资金盘传销骗局!
  • 陕西全通实业集团上市了吗?揭秘:陕西全通实业集团行远的前世今生
  • 优贝迪投资7000元可靠吗?银联发声明!警惕【优贝迪Ubank】虚拟币赚钱骗局
  • 抖音大蓝开始割韭菜:半年赚上千万,比资金盘暴利,关键是还合法!!
  • 艺游EA生态靠谱嘛? 揭秘!“艺游EA生态” 又一个打着游戏幌子的资金盘
  • ltc是什么币种怎么赚钱?骗局!莱特币基金会开发了一个莱特现金(LTCS)?这是在骗
  • 兴盛优选315:多人在兴盛优选购买100多万元鸡蛋,未发货也难退款!平台回应:对购买
  • 牧原股份回应造假质疑:高毛利与大存大贷有合理性
  • 国民品牌,再次卖房续命!一个行业的大败局开始了
  • 新文化主营模糊预亏逾12亿 连收关注函如何自救“逆袭”?
  • 突发利空!一年百亿营收告吹,35万股东懵了,知名私募大佬或被套
  • 成都黄女士到悦好医学美容医院做医美:花4万块 两针下去差点毁容
  • 亚太药业跌入财务造假“泥潭” 受损投资者可展开索赔
  • 猎聘、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平台简历给钱就可随意下载 大量流向黑市!
  • 小电科技被指乱扣款 共享充电宝归还后却被扣99元?
  • 知乎赴美IPO 两大优势促内容商业加速跑
  • 叮咚买菜跑马圈地顾此失彼?食品安全问题频现 运力严重不足
  • “易到用车”成难到:软件用不了 市民预存金额难退回
  • 天天拍车竞拍二手车公里数虚假 买家拒买被扣违约金
  • 金风科技高管翟恩地违规收监管函 短线交易自家股票
  • 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北京银河安信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
  • 王牌产品HGH激素凝胶经营模式被指传销
  • 这款福特汽车变速箱生锈!设计存缺陷却坑消费者!
  • 在福州爱美尔整形预付隆胸手术款 想退款才发现这么难!
  • 苏州微拍文化产权交易所合法吗? 关联公司异常! 苏州微拍何以“填权除权”模式而闻名
  • 违规验配角膜塑形镜 南京麦迪格视光中心被判欺诈
  • 天星数科旗下“小米随星借”被诉“滥用呼叫系统进行电话轰炸” 公司沉默
  • 两大保险巨头均遭黑龙江员工举报:人寿平安遭信誉危机
  • 香港万辉药业携“公益理财项目”进军内地市场,是“开启躺赚之门”还是上演韭菜收割
  • 分众传媒逆市暴跌!机构出逃14亿元,外资却疯狂抄底
  • 永和豆浆创始人家族陷股权纠纷:弟弟和前妻“夺取”75%股权,三年前欲A股上市
  • 金鑫珠宝黄金储值卡提现难该业务曾被爆涉嫌非法集资
  • 最近爆火的MUSO是什么?是真的区块链defi项目还是传销骗局?
  • 洋河无忌号称可以“保肝护肝”名不副实,内招期内并未实际交货
  • 眼见“蒙牛慢燃”楼塌了:兄弟阋墙的优选千通、鲜语牧场因传销案发而遭到重罚
  • 起底知识付费平台“微课传奇”传销陷阱:随便这一抓,就是一个多亿
  • 号称帮人“解债”实则陷阱!“权行普惠”仿冒银行部分受害者已报案
  • 国宾酒业涉嫌非法集资国宾集团月月分红送原始股
  • 好车主互助APP遭质疑传销+期权股背后或为套路重重?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从“智慧谷”到“腾宇健康”,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
  •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拼团+股权积分”模式暗藏哪些玄机?
  • “腾宇健康”旗下产品五花八门,“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能让人旧骨换新骨?
  • “双循环”新格局下 小i机器人将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带往更...
  • 网友建议南昌在赣江以西设立“海昏区”,市委办回应
  • “我们要扎根中国,在这里继续发展下一个30年”!进博“老...
  • 异动股揭秘:次新股板块异动 日久光电触及涨停
  • 晶澳科技跌停 财通证券西部证券中信证券高位唱多
  • ST步森盘中跌停 重庆信三威投资为第五大流通股东
  • 各地将组织摸排接收外送样本进行核酸检测的实验室
  • 2020粤剧文化交流演出拉开帷幕
  • 穿越三大“空间” 复兴中国审美
  • 山西省图举行线上线下“唱游三晋”站点直播活动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易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