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
2020-10-24 11:13:49 来源: 互联网

日前,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在多家第三方投诉平台遭遇自家“店主”投诉,称其“全国各地拉人头”,每人收取六千元至七千元加盟费,“目前平台瘫痪,退款无门,全国各地受骗的人很多,金额巨大”。

据投诉的“店主”提供的资料显示,“妈妈购”的会员加盟方式为“缴纳288元成为妈妈购‘PLUS会员’,再缴纳7000元就可加盟成为贝因美妈妈购‘星店店主’”,“店主”可通过发展下线会员、分销商品,来获得返利和收入分成。

中国网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仅黑猫投诉一家,涉及贝因美“妈妈购”的投诉就有69条,且投诉时间集中在今年的7月13日至7月17日,五天投诉量多达52条,而“已回复、已解决”的投诉仅有2条,剩余多达67条的投诉仍处于“未回复、未解决”的状态。

一位店主在投诉帖中称:“贝因美旗下妈妈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星店会费的名义,全国各地拉人头,每人6000~7000元不等收费,收费后没有做任何服务,现在平台瘫痪,我们的钱也不退,请有关部门给予调查,全国各地受骗的人很多,金额巨大”。

另一位店主称:“贝因美总裁谢宏亲自宣传贝因美妈妈购网红直播电商平台,现在所有人全部都知道上当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帮助我们,要回我们的血汗钱”。

还有店主称:“交了七千元后,所有的承诺与宣传都没落实,买东西发不了货,网红带货也没了,更有星店会员退不了款,最终收到了一个tcl的电视(这个电视当初他们承诺是用来投放门店或者在有人的地方安装进行网红直播带货的,收入归星店一部分),完全的诈骗,完全的拉人头传销”。

另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妈妈购”平台推广事务的委托公司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今年6月在“店主”群发布通知称,“由于主体公司‘妈妈购’打电话、发信息不回复,只好以个人身份赠与每位星店店主价值7900余元的3台机器,同时要求店主们签署‘解约协议’、‘承诺书’,要求店主们承认‘妈妈购’及合众千成公司‘再无任何关系’”。但这一要求遭到多数店主的拒绝,有店主表示,“所谓的机器连品牌都没有,就这样强制要求我们解约,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0]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1]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天眼查信息显示,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3日,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朱文利。记者注意到,该公司2020年5月29日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被胶州市市场监管局认定为“存在经营异常”。

中国网财经记者曾致电该公司进行采访,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天眼查信息显示,“妈妈购”的运营主体是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20日,法定代表人王昌军。公司共有三家股东,大股东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5%,二股东浙江星鹄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三股东珠海乐岽文化广告有限公司持股5%。公开资料显示,“妈妈购”曾在2018年获得过首轮融资,“投前估值12亿人民币”,但相关信息未披露投资金额和投资方,而工商登记信息也未显示公司有相关投融资记录。

天眼查同时显示,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今年9月已有两起诉讼被执行案件,执行金额分别为96942元和56420元。而相关法律诉讼还有23起,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多为被告身份,有部分案件,贝因美集团也被加为被告。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妈妈购”平台,接电工作人员表示,“妈妈购”确是贝因美集团旗下的,但目前已无法申请加入“妈妈购”星店,该工作人员并未说明无法申请加入的原因。

据报道,在今年8月之前,贝因美公司官网仍为“妈妈购”提供链接入口,用户可以通过点击该链接下载“妈妈购”app客户端,但至9月初,贝因美官网已悄然撤下“妈妈购”的入口。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入口[2]
  贝因美官网“妈妈购”入口示意图

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联系人,对方表示,“妈妈购”属于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平台,与上市公司并无关联。

文章来源:中国网财经,版权为原创方所有,不代表本刊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 大卫马库斯:Facebook 和 Novi 将如何修复支离破碎的支付系统
  • 美国 CFTC 专员称该机构对加密货币衍生品有广泛的执法权
  • Polkadot 官方发文:使用 Crowdloan 机制参与插槽拍卖
  • 比特币重返5万美元之后:市场与监管的博弈仍将继续
  • 德勤:76%的财务高管认为数字资产将在5-10年内取代现金
  • 去中心化的 Stake 价值如何?深度解析 Lido Finance
  • 比特币链下交易带来数十亿美元市场,区块链扩容有哪些新机会?
  • NFT 破圈会是加密行业的新曙光吗?
  • 喜茶店员拿错饮料顾客喝下后入院 官方道歉 网友:喜茶变洗茶
  • 起底微商宫妙:股权激励、夸大宣传、多层次计酬......
  • 山东芳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多级分销,市场运作模式成疑?
  • 阿里系“十荟团”陷裁员、关闭危机,社区团购或大洗牌
  • 号称“不老药”的NMN,“真产品”OR“真营销”?
  • 林文钦家属:蔚来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获立案受理
  • 网曝有人售重庆某高校女厕偷拍照片和视频 警方:抓获一名嫌犯
  • 柏岁慷能治病吗?肝癌晚期也能痊愈?“柏岁慷”固体饮料或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
  • 韭菜收割机ZT交易所ZSC智能链、项目无审计、币价跌幅达百倍、ceo被抓、血肉横飞请远
  • 寻山优品养鸡最新消息:“寻山小香鸡”传销案:1年多时间发展7万人,收取购鸡款5亿
  • 危险的“灵修课”:有学员拉新人才能毕业,有学员培训后精神失常
  • 推广人员涉嫌伪造上市公司《谅解备忘录》,“见康乘”究竟以何见长?
  • 官方公众号因涉嫌欺诈遭屏蔽,揭底以“七大级别+九大好处”为卖点的众力邦
  • 以风力发电为幌子非法吸收资金数千万,湖北春来公司与“吴氏家族企业”背后的黑幕
  • 目目瞳学:消字号产品宣称可针对多种眼疾,案例不断是否可信?
  • 深圳知名内衣经销模式涉嫌传销,宝妈做微商补贴家用“踩雷”
  • 全民医美,追踪调查:医美事故频发,5年间投诉量增长近14倍
  • 虚假宣传不断、三大团队出逃,微商魅树名存实亡
  • 又一拼团类项目提现困难!“绿色篮子”恐怕要成“黄色篮子”
  • 欠下2.7亿,被堵门追债!忽悠5000万人的赚钱“骗局”,要凉了?
  • 触目惊心!“短视频”类传销骗局涉案人数从数千万到数百万人不等
  • 心海集团变身悦赚骗局的狂妄野心
  • 两大保险巨头均遭黑龙江员工举报:人寿平安遭信誉危机
  • 香港万辉药业携“公益理财项目”进军内地市场,是“开启躺赚之门”还是上演韭菜收割
  • 分众传媒逆市暴跌!机构出逃14亿元,外资却疯狂抄底
  • 永和豆浆创始人家族陷股权纠纷:弟弟和前妻“夺取”75%股权,三年前欲A股上市
  • 金鑫珠宝黄金储值卡提现难该业务曾被爆涉嫌非法集资
  • 最近爆火的MUSO是什么?是真的区块链defi项目还是传销骗局?
  • 洋河无忌号称可以“保肝护肝”名不副实,内招期内并未实际交货
  • 眼见“蒙牛慢燃”楼塌了:兄弟阋墙的优选千通、鲜语牧场因传销案发而遭到重罚
  • 起底知识付费平台“微课传奇”传销陷阱:随便这一抓,就是一个多亿
  • 号称帮人“解债”实则陷阱!“权行普惠”仿冒银行部分受害者已报案
  • 国宾酒业涉嫌非法集资国宾集团月月分红送原始股
  • 好车主互助APP遭质疑传销+期权股背后或为套路重重?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从“智慧谷”到“腾宇健康”,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
  •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拼团+股权积分”模式暗藏哪些玄机?
  • “腾宇健康”旗下产品五花八门,“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能让人旧骨换新骨?
  • “双循环”新格局下 小i机器人将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带往更...
  • 网友建议南昌在赣江以西设立“海昏区”,市委办回应
  • “我们要扎根中国,在这里继续发展下一个30年”!进博“老...
  • 异动股揭秘:次新股板块异动 日久光电触及涨停
  • 晶澳科技跌停 财通证券西部证券中信证券高位唱多
  • ST步森盘中跌停 重庆信三威投资为第五大流通股东
  • 各地将组织摸排接收外送样本进行核酸检测的实验室
  • 2020粤剧文化交流演出拉开帷幕
  • 穿越三大“空间” 复兴中国审美
  • 山西省图举行线上线下“唱游三晋”站点直播活动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易人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